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曹晓雯【荐读】人生的选择-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团委

曹晓雯【荐读】人生的选择-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团委

曹晓雯 点击上方“公众号”轻松关注


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义,失败也好,走错路也好,最后都让你变成今天的自己。
我弟弟小时候和爸爸出门,回程天气很热,路上有人卖冰,爸爸问他要不要吃,他摇摇头说:“我不热,我不要吃冰。”回家后我爸爸写了一篇日记,说孩子很懂事,知道家里穷,即使想吃仍回答不要。
我弟弟做的选择,满足爸爸而非自己的欲望。弟弟是我这一辈小孩的缩影。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,生存是唯一目的,怎么可能让你做选择?就算让你选择,你也知道哪个选项是大人想要的。

我的儿子女儿和我生存的年代不同,他们从小就有很多选择机会,但两个孩子从小在“做选择”这件事上,反应截然不同。
儿子很自我,每次都选最好的、最大的、最贵的,总是反反复复、犹豫不决。女儿则很坚定,没有一丝犹豫,总选择最简单合宜的。他们还小的时候,我有种误解,以为儿子不懂自己要什么,而女儿很会做选择。
一直到女儿二十几岁,跟我抱怨一件往事,我才知道误会大了。
有次,全家去香港玩,念小学的儿子和幼儿园的女儿,可以各挑一个玩具。女儿一开始就挑了一个哪里都买得到、不到一百元的小黑板。儿子从进门那刻起,一直挑一直换,最后挑到一个八百元的蝙蝠侠。结账途中,看见一个限量版、要价四千元的蝙蝠侠,又要换。他妈妈终于发火了,认为他没主见,只会选最贵的,不准他买。是我出面替儿子说好话,兄妹才皆大欢喜带着自己选中的玩具回家。
事隔二十多年,女儿对这件事竟然还耿耿于怀。她说,选完就后悔了,可是我们赞美她的坚定,拿她的表现骂儿子,所以她不敢换。但她很羡慕哥哥,每次都这么坚持地要,不惜大哭大闹,最后都得到想要的。
就如女儿说的,她哥哥是要选就选最好的,努力争取。从小,他喜欢的女生都是全校最漂亮的。大学毕业,他想出国念电影专业,没拍过电影也非相关科系毕业的他,竟然填了美国电影研究所最好的前十所学校。我在电影圈的朋友笑他,我也劝他选择符合他水平的学校。他说:“爸爸,出国念书要花那么多钱,如果不能念最好的,我在国内拿文凭就好。”后来,他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,毕业作品回国也拿了奖。
他就是这样,一路都要最好的,努力去要。别的父母可能会骂他一顿,说他好高骛远、不实际。可是你为什么要阻断他对未来的想象?何不让他去,失败了再想办法,只要他愿意为选择负责就好。

从小温暖体贴、做选择果断,人生看似一帆风顺的女儿,高中时面临了很大的困惑。高一上学期结束,她跟我们说:“我要休学!”
从小在我们的教育下,她知道,生命有许多可能;但她念的明星初中弥漫着“只有前三志愿才是好学校”的价值观。她那年没考上前三志愿,这个挫败让她没了自信、对学习产生怀疑。
女儿提出想休学,我们同意了,但是有两个条件:第一,自己规划休学后的学习与生活;第二,把高一念完再休学。
整个高一下学期,她都在为未来的休学生活做准备。她规划休学后,每天听英语广播,然后开始一天的学习、创作,要看许多书,家中还留有一本写满同学祝福的纪念册。她向全世界宣告要休学,断了自己的后路,决心下得很大。
办休学手续的前一天,她写了一封信给我,说她这五个月其实是在闹情绪,因为中考没考好;现在想通了,决定把高中读完,大学要念设计。
我非常平凡,如果我的孩子很乖、很优秀、一帆风顺,我会像一般父母一样,非常高兴。但多数的情况是,你的孩子可能很普通、学业不突出,也没有特别优秀。我只是很了解,生命本来就是这样曲曲折折。
我念过生物系,做过生物老师,放弃在美公费攻读博士的机会回国写作,写过小说与散文,做过电影与电视,每次转型我都会害怕。我只知道做老师无法满足我,只知道我不喜欢美国的科学家生活。我喜欢什么,我并不知道,但我去追求。
在这样心情下长大的人,当了爸爸,会很小心翼翼,不轻易扑灭孩子的想法,不轻易告诉孩子应该做些什么。
就算选错了,人生也不会因此就毁了。儿子曾经问我:“如果我后来去婚纱店当摄影师,你会不会很失望?”我说不会,然后说:“你当婚纱摄影师把自己养活,有什么不好?”他说:“这样根本不需要去美国念那么久的书。”我告诉他,那是你人生中很珍贵、奢侈的一段生活,爸爸可以帮你做到,我也很高兴。我大学念四年生物系,在医学院工作两年,公费到美国念书又放弃,不是浪费了十年吗?我后来做的电影、电视看似和这些经历无关,可是我的确因此和别人不一样。
我为什么那么放心让孩子做选择?因为我已经看清楚,人生的路每一段都有意义,失败也好,走错路也好,最后都让你变成今天的自己。
稿件来源:共产党员
微信号:nktuanwei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

作者:admin | 分类:全部文章 | 浏览:12 2019 03 15  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